Haru_

这是个懒人的LOFTER皮……

[東卷] 聚合物(3)

这篇好甜QUQ

夢のあと:

让我摸鱼到死吧………………




3




和同伴们嬉闹的时候,总会有人说,“东堂,你好烦。”


尤其是在高中,当年的大家个个年轻气盛,精力旺盛。现在想来不免有点好笑,可以为了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折腾半天,要么互相嘲笑,要么玩得不亦乐乎,仿佛每一天都很长,长到很快就迎来日落。


然后青春一晃而过。




毕业之后的东堂加入了职业联队。


职业选手的训练非常艰苦,即便是从谁强谁上的箱根出来的东堂,刚开始面对如此大强度训练量的时候也起了一两次想要放弃的念头——当然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样的。


因为比赛是残酷的,哪怕挤干最后一滴汗水,也想要比对手更强,更快,无论一秒还是一毫秒。


都必须超越。


东堂在队友的建议下换了时下流行的苹果手机。


刚刚学会用视频通话软件和卷岛在互联网上交流的时候,东堂开心得像个捡到了宝的孩子,在屏幕这一头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
然后说小卷你怎么看起来没精神。


卷岛摸了摸鼻子说伦敦现在可是半夜两点。


东堂看了眼宿舍内的钟,把当前的时间减掉了数字九后,得到了相同的答案。于是他不好意思地道歉说,“我太激动了,忘了还有时差这件事。”


“你那里是中午吧,吃完饭了?”


“不,还没。过一会就去。”东堂对着屏幕里的卷岛眨了眨眼睛,“要不我还是晚点再打来吧。”


“没关系,反正也醒了。”回答的人说完便打了个哈欠,有些无奈地笑笑,表情反倒又柔和了点。“说来你最近怎么样,训练还适应吗?”


这种网络聊天工具很好用,不用付国际漫游费,可以看到对方的脸,声音的失真也比电话也少了许多,让人不免产生一种那人近在咫尺的错觉,仿佛一伸手就可以碰到。


只需穿过一个液晶屏的厚度。




卷岛裕介是个很温柔的人。


这一点是在和他交换了手机号码后知道的。


虽然嘴上不会承认,但因为总被身边的人说啰嗦,所以东堂是知道自己大概有点烦人的。


不过他从未想过改变,于是通常都把此类的评价当作耳边风,毫不在意。


给卷岛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在潜意识里有了被说烦的心理准备。


或者说早就习以为常。


谁知结果却出人意料,对方一次都没提过相关的字眼。


他从不说自己烦。


即使故意不接电话,也不会对这件事表达出反感。


并且事实上大部分时间,最终,卷岛都会妥协。




有一次小型比赛的开场前,东堂在休息区没完没了地说着自己上了某本体育杂志的事。身边的卷岛似听非听,剥着手中薄荷糖的包装纸,然后突如其来地塞了一颗到了他的嘴里。


“简直……唔……”


瞬间被封了口。


柠檬味在舌尖散开。


又酸又甜。


还有薄荷的清凉。




肇事人看着自己,也丢了一颗到嘴里,歪着头笑了。


东堂觉得,他此时此刻一定特别可爱。






TBC




ps 谢谢翅膀塞我吃糖(。

评论

热度(70)

  1. Haru_電 気 新 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篇好甜QU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