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u_

这是个懒人的LOFTER皮……

[東卷] 聚合物(6)

哎 看着真心塞

夢のあと:

实话说,这篇写的时候真的很随性,老是摸鱼…………




6




再见面的时候,箱根下着雪。


当时的自己正把酒喝得恰到好处,飘飘然地可以把霓虹灯光看作星星,星星当作精灵。


雪片是天使的羽毛。


小卷是天庭里的圣诞树——这么想着的东堂自己也笑了,摸了摸脑袋觉得有些对不起当事人。




等重新反应过来站在面前的是人而不是树……的时候,周围的雪好像静止了。


东堂眨了眨眼睛没有动,嘴里呼着白气却未说一句话。仔细思考自己究竟是喝多了还是喝得太多了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圣诞树说话了。


说的人话。


回应着自己那句好久不见,一模一样地复述了一遍,用的是最平常的语调,去掉了称呼,毫无破绽。




这一定是梦。


喝得万分清醒的东堂尽八,在梦里和一个绿头发的人聊了起来。




茶馆老板最近桃花正旺,一个月里被女性顾客告白了三次。


因为是直接把家里的老宅改造了开店,所以初期虽然忙,工期倒也短了不少。前前后后加起来大约两个月不到,连一季都没过掉,刚好赶上了春天的尾巴。


开业照片里,飘着星屑般的晚樱。




宅子离主干道稍微有点距离,平时来的人也不怎么多,因此当初就没把店面扩得很大。现在后面有一间卧室,书房和杂物室合并成了一大间,再有一间空的客房目前暂时当仓库在用。


因为以后就住在这里,东堂从家中搬了一部分东西过来,又新添了一些。




他买了个咖啡机,不过自己很少用。


还是喝不太惯。




隼人似是挺喜欢这里,有空了就会过来,一个人。


时不时从他打工的店里带些咖啡豆,自己磨自己煮。东堂心血来潮的时候会喝一杯,但总喝不完。


他不太坐在外面,通常都是待在老板的卧室里。这么说或许有点夸张,不过现在的新开确实变成了一个移动的荷尔蒙散布机,迷人得不得了。


东堂在收银台边上放了个木质的小盒子,里面总是装着一把糖。角上还贴了标签纸,上头写着甘味自取——东堂的书法一直不错,甚至在外行眼里是极好的。


真波来过几次,仍是改不了叫他前辈的习惯。


荒北偶尔会来,却是一坐老半天,喝茶。


走的时候会买两盒茶点,由老板亲自包装。


福富也来,但都是提前预约。


需要温泉馒头的时候更是早几个礼拜就打好了电话。




东堂越发喜欢和附近的小孩子一起玩踢罐子。


这群小鬼很会讨人欢心,有的叫他尽八老大,有的叫他东堂哥哥。


不过自己还是更喜欢这世上的另一个人唤他名字,叫他东堂,叫他尽八。




这几年自己一直没和人谈恋爱,现在想来竟是有些不可思议。


又有些惆怅。


女孩子们都很可爱。温柔的,热情的,大方漂亮,美丽动人。


但就是缺点动力,兴致不大。


有的事情,或者说感情,长久地埋在心里,明知道没可能,即便不曾坦白,仍会抱有幻想,停不了念想。


比如对小卷。


其实直到他一年前回来,都还是保持着惯常的联络的。


只是后来……


后来也没发生什么大事。


算不上打击。不过是做了几个关乎人生道路的较大抉择而已。




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落下了一段距离。


再接近需要勇气。


毕竟,他们都成年了。


有的事,过去不会细想,现在却会权衡了。




如果得不到回应。


如果,不会有结果。


是不是就让他停留在记忆最丰富的那一段,这样才比较好。






TBC

评论

热度(63)

  1. Haru_夢のあ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哎 看着真心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