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u_

这是个懒人的LOFTER皮……

[東卷] 聚合物(9)

天了噜 我要哭了

夢のあと:

没错我还在死线,什么都别问…………




9




清晨又重新醒来过一次。洗完澡刚过没几个钟头,东堂的手机便响了。


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电话。仍有些酒后的心烦,东堂想了一会将手机从床头的矮柜上拿过来,指尖在锁屏滑块上方悬停了一会,最终还是按了音量键——让它安静,却不挂断,被主人随手丢在了床上。


雪停了,不过放眼出去都是下了一夜雪之后的成果。


到处都盖着白色的被子。




手机屏幕暗了下去。


东堂伸手去摸,却是半天都没碰到。刚才自己随手一丢,现在离得有点远。


睁开眼睛又闭上,脑袋清醒了一点。


昨天是星期六,今天星期天——依然是休息日。


十点半。


倒也不早了。


于是坐起来抓过手机。的确是个陌生电话,还不是手机号。


东堂在脑袋里过了一遍会用座机给自己打电话的人,没想出什么结果。于是正打算忘了这个事的时候,一个名字突然同流星般划过——


小卷。


不会吧。


又看了一眼号码。毫无印象。


他的手机在日本不能用吧。


上次打电话是——噢对,苹果手机自带的视频通话软件。


那也是将近一年前的事了。


他回千叶了?


他家的电话是多少来着?


不知道。


知道也早忘了。


公用电话?


酒店的客房电话?


……


东堂,你果然是个笨蛋。




茶馆的老板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拨回去,想了一会还是放弃了。


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。


是个晴天。


今天一定很冷,融雪。




手机铃声第二遍响了起来。




卷岛住的酒店有个小平台,不大,但窗户是落地式的。


看出去的视野很开阔。他的房间在三楼,不太高也不太低,街道尽收眼底——说是尽,其实也没多大。


箱根并不大,全部的印象都在山。


山很漂亮,尤其是在城市里能看到山的话,会有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

自然。


朴实。


真。


把手里的无绳电话放回了底座,卷岛走到平台边看了会风景。


他显得平静。当然也没什么可激动的,这结果是在意料之中。在拨电话之前就预测了各种可能,无人接的可能,接了之后挂断的可能,连通后的——


所有的概率都是接近的,不同的只有期望值。既然是拨出去的电话,自然希望被接通,想要得到回应。但回应一定也是五花八门,要如何应对,没想好。


不知为何反倒松了一口气。




和东堂的见面比想象中更顺畅一些。


见面比想象中要普通一点。


不知为何,总觉得那场雪来得恰是时候。


讨人喜欢。




东堂迅速地接起电话的时候,心砰砰直跳。


“喂喂?”


“啊,老板是我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
“不,没事,你说吧。”甚至连本人自己都没注意到,他刚才整个人坐得笔直,几乎是要从床上跳起来了。而现在又塌了回去,慢悠悠地掀开被子,却把腿盘了起来。


店里的员工说自己感冒了,所以想请假一天。


东堂平和地答应了,让她好好休息。


转头去看窗外,好像又下小雪了。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是错觉。


天还是蓝的。




“东堂……?”


手机铃声第三遍响起的时候,自己看也没看就接起来了。


那个声音却像是从别的世界传来,踩着电话线,正走向这里。


相隔几年。几千米。


几步。


“小……卷?”




这声音在颤抖,听得清楚明白,却是控制不住。


外面这回似乎真的下雪了。






TBC

评论

热度(69)

  1. Haru_電 気 新 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天了噜 我要哭了